Tag Archives: 武侠

论BUG的独孤九剑

独孤九剑很BUG。先给出结论,这里的BUG是贬义词。为什么这样说? 我们都知道,杨过访问独孤求败的剑冢其言道他的武学分为利剑、软剑、重剑、木剑、无剑几个阶段。那么风清扬传授的独孤九剑是第几个阶段呢?显然是第一个阶段。所以风式独孤的水平很一般。 首先,一个号称“无招”的剑术,竟然还要分什么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气式等各种专为不同武器量身定做的破法,都这不禁要问,这真的是“无招”么?一个直接的问题就是,如果对手使用的不是上面提到的任何一种武器怎么办?我们的令狐同学肿么办?比如这个金轮法王吧,人家用轮子的,独孤九剑有破轮式没有?没有!而且人家还五个轮子,你肿么办?!东方不败用的绣花针,似乎独孤九剑也没有破针式吧,你肿么办?!怪不得令狐冲打不过东方不败。这还不是最奇的兵器,人家张无忌在光明顶用一块大石头打败了华山派的高矮两老者,独孤九剑有破大石头式么?似乎也木有啊!这还不是最变态的,要是遇上了星宿派的“腐尸毒”,用活人做巨型暗器(其实这一点都不“暗”了),你独孤九剑怎么破?!其实不要说什么不常见的武器,就是常见的武器独孤九剑也不见得有办法。比如说公孙止吧,一手持刀,一手持剑,那么问题来了,令狐冲同学到底要用破刀式还是破剑式呢?这个不是危言耸听,在药王庙外的围攻中,令狐冲就犯难:“但这十五个蒙面客所持的是诸般不同的兵刃,所使的诸般不同的招数,同时攻来,如何能一一拆解?”你看,人家一手使剑一手使刀,使用不同招数同时攻来,你肿么破? 既然说到公孙止的刀剑,就不得不说小龙女的双剑合璧。人家虽然使的是用一种兵器——剑,但人家的招数也是不同的,而且互为补充。看《神雕侠侣》中怎么描述: “杨过和小龙女同使一招剑法,两招名称相同,招式却是大异,一招是全真剑法的厉害剑招,一招是玉女剑法的险恶家数,双剑合璧,威力立时大得惊人。二人剑招相互呼应配合,所有破绽全为旁边一人补去,厉害杀着却是层出不穷。” 各位读者看到没有,玉女素心剑法没有破绽!独孤九剑的精髓是“料敌机先”,寻找敌人破绽。敌人倘若没有破绽,独孤九剑还打个屁啊。不要说玉女素心剑,就是任我行的剑法在令狐冲看来都“令狐冲一凛,只觉来剑中竟无半分破绽,难以仗剑直入,制其要害”。 说完武器,我们来看拳掌。方证大师和任我行对掌的情节令狐冲看了是什么感受? “令狐冲居高临下,凝神细看,但见方证大师掌法变幻莫测,每一掌击出,甫到中途,已变为好几个方位,掌法如此奇幻,直是生平所未睹。任我行的掌法却甚是质朴,出掌收掌,似乎显得颇为窒滞生硬,但不论方证的掌法如何离奇莫测,一当任我行的掌力送到,他必随之变招,看来两人旗鼓相当,功力悉敌。令狐冲拳脚功夫造诣甚浅,因之独孤九剑中那“破掌式”一招,便也学不到家,既看不出对方拳脚中的破绽,便无法乘虚而入。这两大高手所施展的乃当世最高深的掌法,他看得莫名其妙,浑不明其中精奥”。 我们看到,可怜的令狐冲同学对两位高手的掌法看得“莫名其妙”,“混不明其中精奥”。看都看不懂,你怎么找破绽,破解掌法?文中明确说“令狐冲拳脚功夫造诣甚浅,因之独孤九剑中那“破掌式”一招,便也学不到家”:想要学好破掌式自己本身就得有很高的拳脚造诣。否则,不仅根本看不出什么破绽,遇到欧阳锋灵蛇拳之类的异类的拳法更是无法可想。笑傲江湖里另一个和任我行比肩的拳脚高手左冷禅也知道令狐冲的巨大弱点(夺帅一回):“何况令狐冲所长者只是剑术,拳脚功夫平庸之极,当真比武动手,剑招倘若不胜,大可同时再出拳掌,便立时能取他性命”。所以独孤九剑就是个矛盾的产物:等你的拳脚功夫造诣深了,深到“无剑”的地步了,你还耍什么剑? 其实虽然《笑傲江湖》里没有提及,从文中线索也可以推断独孤求败已达到“无剑”(至少重剑,绝不是利剑)的地步。我们看风清扬传剑时和令狐冲同学的对答: 令狐冲道:“要是敌人也没招式呢?”风清扬道:“那么他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了,二人打到如何便如何,说不定是你高些,也说不定是他高些。”叹了口气,说道:“当今之世,这等高手是难找得很了,只要能侥幸遇上一两位,那是你毕生的运气,我一生之中,也只遇上过三位。” 这里面有几个重要信息。首先,风清扬这种大半辈子都在隐居的人居然也碰到过三位出手无招的人。独孤求败纵横几十载,号称“求败”,总也遇到过好几位“无招”境界的对手吧。对手如果也是无招,那独孤求败是怎么保证不败的?毕竟,风清扬说的“二人打到如何便如何,说不定是你高些,也说不定是他高些”更像是碰运气。所以光靠什么无招是做不到无敌的。因而我们更加理解了重剑和利剑阶段的差距:“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相比之下,利剑阶段,“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也只能在河朔横行罢了。所以说风清扬所教的独孤九剑只是利剑的层次——不然,以令狐冲前期那种软绵绵的力气拿得动重剑么? 说来说去,还是气宗说对了,武功想要大成,还得靠内力! 通观全书,令狐冲似乎也从没跟哪个高手较量过内力。在梅庄挑战的时候就已经提前讲好,只比剑法不比内力。当得知令狐冲内力全无,黑白子怎么说的?“风少侠,你坦诚相告,我兄弟俱都感激。但你岂不知自泄弱点,我兄弟若要取你性命,已是易如反掌?你剑法虽高,内力全无,终不能和我等相抗。”令狐冲自己也明白:“二庄主此言不错。晚辈知道四位庄主是英雄豪杰,这才明言。”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而且这个时候是双方“坦诚”的时候,不至于说的太离谱吧!当然有人说令狐冲和任我行比剑,说任我行“他将内力慢慢运到木剑之上,一剑之出,竟隐隐有风雷之声。”但人家毕竟用的是木剑,前面已经说明:黄钟公点了点头,向令狐冲道:“待会比试,你们两位都使木剑,以免拚上内力,让风兄弟吃亏。”令狐冲喜道:“那再好不过。”任我行达到木剑的阶段了么?不可能吧!人家独孤求败重剑的时候就天下无敌了,到了木剑阶段自不必说了,任我行离重剑阶段恐怕还刚刚不如吧。当然人家内力还是有点成就的,果然一声断喝令狐冲就晕了。 其实说来,“无招”这种东西在其他金庸巨著里几乎都是高手的标配,并且几乎人人精通拳掌,不知怎么到了笑傲,五岳剑派这种拿剑的牛了起来,成了武林大派,隐隐仅次于少林武当,“无招”还成了新鲜概念。我们来回顾一下其他著作的武功。《天龙八部》里: 这“天山折梅手”虽然只有六路,但包含了逍遥派武学的精义,掌法和擒拿手之中,含蕴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抓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变法繁复,虚竹一时也学不了那许多。童姥道:“我这‘天山折梅手’是永远学不全的,将来你内功越高,见识越多,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之中。 这不是无招又是什么?本来有招的拳掌令狐冲都看不懂,不要说无招的天山折梅手了。最后说虚竹“尽窥灵鹫宫石壁上武学的秘奥,武功之高,实已到了随心所欲、无往而不利的地步”。我读书少,但“随心所欲”啥意思大家应该懂吧。如果像风清扬说的拘泥于招数还叫“随心所欲”?《神雕侠侣》中杨过自不必说,已达到木剑或是无剑的境界了。他的黯然销魂掌也不在于招数:“出手与寻常武功大异,厉害之处,全在内力”,“是以不在招数变化取胜,反而故意与武学通理相反”。《倚天屠龙记》中,先不说张无忌用不用大石头做武器——他平常也不用什么武器。不过即使用剑,也早就领悟到无招的地步。张三丰传太极剑的时候当着众人之面(这一点和洪七公当着欧阳克的面教郭靖降龙十八掌有异曲同工之妙),且看他是怎么传剑的: 只听张三丰问道:“孩儿,你看清楚了没有?”张无忌道:“看清楚了。”张三丰道: “都记得了没有?”张无忌道:“已忘记了一小半。”张三丰道:“好,那也难为了你。你自己去想想罢。”张无忌低头默想。过了一会,张三丰问道:“现下怎样了?”张无忌道: “已忘记了一大半。” 周颠失声叫道:“糟糕!越来越忘记得多了。张真人,你这路剑法是很深奥,看一遍怎能记得?请你再使一遍给我们教主瞧瞧罢。”张三丰微笑道:“好,我再使一遍。”提剑出招,演将起来。众人只看了数招,心下大奇,原来第二次所使,和第一次使的竟然没一招相同。周颠叫道:“糟糕,糟糕!这可更加叫人胡涂啦。”张三丰画剑成圈,问道:“孩儿,怎样啦?”张无忌道:“还有三招没忘记。”张三丰点点头,放剑归座。张无忌在殿上缓缓踱了一个圈子,沉思半晌,又缓缓踱了半个圈子,抬起头来,满脸喜色,叫道:“这我可全忘了,忘得乾乾净净的了。” 看到了么,这就是无招胜有招啊!不过张无忌能迅速掌握领悟这一点也不奇怪。张无忌在学乾坤大挪移之前,除了在冰火岛上跟父亲学的基本武当功夫,根本不会什么高明招数。在光明顶上,张无忌观殷天正和宋远桥比武很好说明了他的武学修为: 他心下却越来越不明白:“我外公和宋大伯都是武林中一流高手,但招数之中,何以竟存着这许多破绽?外公这一拳倘若偏左半尺,不就正打中宋大伯的胸口?宋大伯这一抓若再迟出片刻,那不恰好拿到了我外公左臂?难道他二人故意相让?可是瞧情形又不像啊。其实殷天正和宋远桥虽然离身相斗,招数上却丝毫不让。张无忌学会乾坤大挪移心法后,武学上的修为已比他们均要胜一筹。但说殷、宋二人的招数中颇有破绽,却又不然。张无忌不知自己这么想,只因身负九阳神功之故,他所设想的招数虽能克敌制胜,却决不是比殷、宋二人更妙更精,常人更万万无法做到。正如飞禽见地下狮虎搏斗,不免会想:”何不高飞下扑,可制必胜?“殊不知狮虎在百兽之中虽然最为凶猛厉害,要高飞下扑,却是力所不能。 这就很清楚了,狮虎(独孤九剑)再怎么猛,怎么会想到猛禽(九阳+乾坤)会使什么招数!原因只在于,“要知天下诸般内功,皆不逾九阳神功之藩篱,而乾坤大挪移运劲使力的法门,又是集一切武功之大成,一法通,万法通,任何武功在他面前都已无秘奥之可言。” 最后再来说说这个辟邪剑法。令狐冲战胜了岳不群,大家以为风式独孤胜过了辟邪剑法。且慢,我们仔细分析一下。首先,令狐冲学独孤九剑的时间本就比岳不群学辟邪剑法长: 岳不群所学的辟邪剑法剑招虽然怪异,毕竟修习的时日甚浅,远不及令狐冲研习独孤九剑之久,与东方不败之所学相比,那是更加不如了。斗到一百五十六招后,令狐冲出剑已毫不思索,而以岳不群剑招之快,令狐冲亦全无思索之余地。林家辟邪剑法虽然号称七十二招,但每一招各有数十着变化,一经推衍,变化繁复之极。倘若换作旁人,纵不头晕眼花,也必为这万花筒一般的剑法所迷,无所措手,但令狐冲所学的独孤九剑全无招数可言,随敌招之来而自然应接。敌招倘若只有一招,他也只有一招,敌招有千招万招,他也有千招万招。 此刻堪堪与岳不群斗到将近二百招,只见他一剑挥来,右腋下露出了破绽。岳不群这一招先前已经使过,本来以他剑招变化之复杂,在二百招内不该重复,但毕竟重复了一次,数招之后,岳不群长剑横削,左腰间露出破绽,这一指又是重复使出。陡然之间,令狐冲心中灵光连闪:“他这辟邪剑法于极快之际,破绽便不成其为破绽。然而剑招中虽无破绽,剑法中的破绽却终于给我找到了。这破绽便是剑招不免重复。”天下任何剑法,不论如何繁复多变,终究有使完之时,倘若仍不能克敌制胜,那么先前使过的剑招自不免再使一次。不过一般名家高手,所精的剑法总有十路八路,每路数十招,招招有变,极少有使到千余招后仍未分胜败的。 这就是问题了。辟邪剑法每一招都有数十种变化,也就是至少20多种变化(不然就不是数十,而是十数了)。那么辟邪剑法总共就有72*20=1440招/变化了。就是说理论上,至少可以做到1440招不重复,而且使到千余招后总改分出胜负了吧。总之,看起来总是岳不群辟邪剑法练得时日不多。 而且风清扬是怎么评价岳不群的?“无怪你是岳不群的弟子,拘泥不化,不知变通。”。什么叫变通呢?风清扬教令狐冲怎样用华山剑法对付田伯光:“这一言登时将令狐冲提醒,他长剑一勒,自然而然的便使出“有凤来仪”,不等剑招变老,已转“金雁横空”。”想象一下,令狐冲基本上看到岳不群剑招重复到第三次提前放好了位置便打到了岳不群。如果岳不群也懂得变通,不等“剑招变老”就变到下一招,令狐冲盐能得逞?一招过后,下一招至少有1439种可能,再下一招又有1438中可能,这样算下来,三招就有2,069,282种可能组合,即使剑法本身是有限的,所能使出的剑招几乎就是无限的了。 Advertisements

Rate this:

Posted in Book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