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Knowledge

"My Life as a Quant: Reflections on Physics and Finance"–some highlights

Having recently read this excellent book by Emanuel Derman, I would highly recommend it, especially those PhDs and of course, “financial engineers”. The below are some of the highlights I liked and you may find them interesting. The best, of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Books, Knowledge, Subjec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Another look at the PhD and scientist/academic as a career

The recent news about a doctoral student (suspect) shooting at the Colorado theatre certainly brought some concern about the health and well-being of PhD students (Colorado theater shooting suspect James Holmes was doctoral student; http://www.weibo.com/2549228714/ytnVW4nh6). Of course it is just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Knowledge, Subjects | Tagged | 1 Comment

为什么说购买力平价(PPP)不是一个准确的调整收入/财富的标准

先说一下PPP(Purchasing Power Parity)的背景:现在很多经济指标使用购买力来调整收入/财富的原始值。比如GDP,人均GDP,个人收入,都会用PPP来标准化一下。使用PPP的初衷是因为货币间的汇率变动。举例来说,几年前英镑兑美元是1:2,现在的汇率,我刚查了一下,大概1:1.55,也就是说每一英镑少兑(即“贬值”)了22.5%。问题就来了,假如一个人在英国居住,他的收入没变,本国内的物价也没变,对于他来说,他的收入实际并没有缩水,生活还是照旧,马照样骑,舞照样跳。然而按照转换的美元来评价,他的收入却缩水了22.5%。小到个人,大到国家都有类似的度量问题,所以才会有PPP来做个标准化,如PPP调整的人均GDP。 本文所要说的就是PPP也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呢?因为PPP没有把(消费)税考虑进来。为了讨论简便,以下均不考虑通货膨胀问题。 消费税在全球各个国家是不同的。美国各个州有0-13%的销售税,中国是17%的增值税,澳大利亚是10%的增值税,欧洲一般比较高,英国在2011年1月增值税从17.5%提高到20%。那么问题来了,提高增值税,假如一个人的收入不变,表面上,他的购买力肯定是下降了,这究竟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了他的生活质量下降?也许PPP调整的人均GDP/收入的国家排名也会下降。表面上看是这样的。这里首先要谈到我对税的看法。税的本质是什么?我认为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税收多收少不是问题,怎么花才是问题。我以油为例,都说英国的油价(比美国)贵,没错,那主要是因为税高,税前油价英国跟美国差不了多少,见下图: 虽然美国的油价便宜了,但也致使美国人太过依赖于私家车。在美国,大概除了纽约,公共交通都是惨不忍睹的,真正是“车轮的上的国家”。美国人对油价的敏感,甚至都可以影响大选。而欧洲国家的公交系统则普遍比较发达,对私家车没那么依赖,顺便CO2也减排环境亦得以改善。因此尽管欧洲居民对于油的购买力也许不如美国,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有什么交通危机。 如果我们可以接受这一点,即假如能很好的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税收多收少并不影响生活质量,很多时候还会提高生活质量的话,就会发现这个PPP的问题。如前面举的例子,增值税提高了,表面上购买力是下降了,国家排名也下降了,然而也许居民的实际生活却改善了。(PS. 当然你可以说,英国2011年提高增值税完全是补充财政以应对经济危机嘛。没错,但如果不增税英国也有可能变成第二个冰岛或是希腊,最终的结果可能更糟。)PPP的问题就是没有考虑到这个消费税在各个国家的不同,低税的国家在排名上自然占了便宜。 比如美国人均GDP 2010年排第10,而PPP调整的人均GDP则排第7(by IMF);香港这个以低税闻名的地方(无增值税)则更为夸张,一跃从25跳到了第8名;丹麦这个高税率(增值税为25%)的北欧国家则从31掉到了51名。然则低税率并不一定就有利于社会进步,改善公共设施/环境。美国人口统计局发现,2009年有16.7%的美国人口没有任何医疗保险,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当然高税率的福利国家也有自己的问题,但这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本文是要指出的是,PPP并不是一个可靠的normalisation的方法。更好的办法应当是基于税前物价来调整/计算购买力,毕竟钱(税)不是白花的。 类似的,什么“人均可支配收入”这样的指标更是不靠谱。如果一个人连医疗保险都买不起了还谈什么“可支配”?

Rate this:

Posted in Knowledge | Tagged , , , | 1 Comment

“Don’t Become a Scientist!”

Don’t Become a Scientist!. Jonathan I. Katz Professor of Physics Washington University, St. Louis, Mo. [my last name]@wuphys.wustl.edu   Are you thinking of becoming a scientist? Do you want to uncover the mysteries of nature, perform experiments or carry out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Knowledge, Subjec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英国的科研

有人怀疑英国的科研,大意是说现在英国高校只是靠以往的reputation招生混日子。我们来看看实际数据: 据SCImago Journal & Country Rank(http://www.scimagojr.com/)统计,文章数量上来看(1996-2009),英国排第三,在美国和中国之后。单独的2009年也是这个情况。你是不是觉得“还好”?是不是以为中国已经“赶英”而“超美”指日可待?可大家别忘了,英国从人口,面积,高校数量上相比美国中国都小得多,美国的高校数量怎么说有英国的20倍吧(这还是保守估计),文章数也“只是”英国的3.5倍。中国这个人口高校林立研究生毕个业都要publication就连讲师教授都有论文指标的情况下“居然”也只勉强超过英国。 当然,数量是一回事儿,质量是另一回事儿。文章引用量和h-index都是这方面的指标,这两项英国均排第二。美国第一没问题。中国在引用量上排第十(写这么多文章却无人问津啊),不过这也还好,h-index更不知道排哪儿了,只比挪威强点。 说到研究质量和成果当然不能忘了诺贝尔奖。最近的一届,也就是2010年的情况是,在物理,化学,生理学/医学,经济学这几项里,共有9人获奖,其中4个UK based(Andre Geim非英国籍Manchester大学教授),4个US based(根岸英一为日本人),及一个Japan based(铃木章)。

Rate this:

Posted in Knowledge, Subject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WHAT’S WRONG WITH THE GDP?

An interesting article found here: http://dieoff.org/page11.htm. A great recent example: it’s funny to think that Republic of Ireland has higher GDP per capita but now needs financial rescue from the UK. A good lesson for the now world’s “second largest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Knowledge, News and politic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纪念屈原

昨天是端午节,特转此文纪念一下。此文讲了些历史背景,文学、文人发展规律,屈原的身份定位。由此可窥其自杀的真正原因等。The source may be found here or here. 屈原问题——敬质孙次舟先生 闻一多 一 不久前在成都因孙次舟先生闯了一个祸,过不久听见的文学史问题争论战又热闹过一阵。在昆明不大能见到那边的报纸和刊物,所以很少知道那回事的。但孙先生提出的确乎是个重要问题,他不但属于文学史,也属于社会发展史的范围,如果不是在战时,我想它定能吸引更广大的,甚而全国性的热烈的注意。然而即使是战时,在适当的角度下问题还是值得注目的。 孙先生说屈原是个“文学弄臣”,为读者的方便,我现在把他的四项论证叙述如下。 (一)《史记》不可靠。司马迁作《屈原传》只凭传说,并没有“史源”,所以那里所载的屈原事迹都不可靠。(论证从略) (二)战国末年纯文艺家没有地位。孙先生认为文人起于春秋战国间,那时政论家已经取得独立的社会地位,纯文艺家则没有。这情形到战国末年——屈宋时代还是一样,就是西汉时也还没有多大改变,所以东方朔郭舍人枚皋一流人都“见视如倡”,司马相如虽有点政治才能,仍靠辞赋为进身之阶(一多案也得仰仗狗监推荐!)甚至连司马迁都叹道“固主上所戏弄倡优蓄之。”孙先生又说,经过西汉末扬雄、桓谭、冯衍等的争取,文人的地位,这才渐渐提高到东汉史书里,才出现了《文苑传》。 (三)以宋玉的职业来证屈原的身份。从《高唐》、《神女》、《登徒子好色》三赋里孙先生证明了宋玉不过是陪者君王说说笑笑玩玩耍耍的一个“面目佼好,服饰华丽的小伙子”,态度并且很不庄重。而司马迁明说宋玉是“祖屈原之从容辞令”的,那么屈原当日和怀王在一起的生活情形,也便可想而知了。 (四)《离骚》内证。孙先生发现战国时代有崇尚男性姿容,和男性姿态服饰以模拟女性为美的风气,他举《墨子·尚贤篇》“王公大人,有所爱其色而使 ”,“今王公大人,其所富其所贵,皆王公大人骨肉之亲,无故富贵面目好美者也”,和《荀子·非相篇》“今世俗之乱君,乡曲之儇子,莫不美丽姚冶,奇衣妇饰,血气态度,拟于女子”等语为证。他说作为文学弄臣的男性,正属于这类,而屈原即其一例。离骚中每以美人自拟,以芳草相比,说“昭质未亏”,说“孰求美而释女”,又好矜夸服饰,这都代表着那一时的风气。《离骚》,据孙先生看,当作于怀王入秦以前,是这位文学弄臣,因与同列“靳尚之流”争宠,遭受谗言,使气出走,而年淹日久,又不见召回,以绝望自杀时的一封绝命书。他分析其内容,认为那里“充满了富有脂粉气息的美男子的失恋泪痕”: 众女嫉余之娥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后宫弄臣姬妾争风吃醋。) 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男女情人相责的口吻。) 余即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眷恋旧情,依依不舍。) 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及年岁之未晏兮,时亦其为央。(顾惜青春,惟恐色衰。) 心犹豫而狐疑兮,欲自适而不可。(旁人劝他自动回宫。他依然负气,不肯服软。) 苟中情其好修兮,又何必用夫行媒?(自想请人疏通,恐怕也是枉然。) 会歔欷余郁邑兮,哀朕时之不当,揽茹蕙以掩泣兮,沾余襟之浪浪。(但知自伤命薄,做出一副女儿相。) 闺中既已邃远兮,哲王又不寤,怀朕情而不发兮,焉能忍与此终古!(终以热情难制,决定自杀。) 至于篇中所以称述古代的圣主贤臣,孙先生以为,那还是影射怀王对他宠信不终,听信谗言,乃至和他疏远那一连串事实的。“因为屈原和怀王有一种超乎寻常君臣的关系,”他说,“所以在《离骚》中多有暧昧不清的可作两面解释的辞句。”“但他确是一个“天质忠良”,“心地纯正”,而且“情感浓烈”的人,不像别人只一意的引导着君王欢乐无度,不顾“皇舆之败绩”他——屈原是要让怀王欢乐而不妨国政,以期“及前望之踵武”的。然而他究竟是一个“富有女子气息的文人”孙先生还申斥道,“无能的把事情闹糟,即使能够知耻的以死谢国人,那也逃不了孔子“自经于沟渎”,是“匹夫匹妇之谅也”的严正批评的。”总之,他“是文人发展史上一个被时代牺牲了的人物”(因为男色的风习,在古代中国并不认为是不道德的。)但我们也不因此就“剥夺了他那《离骚》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二 述完了孙先生的话,我还要讲讲关于他如何提出这个问题,和我个人如何对它发生兴趣的一些小故事。本年九月间,朱佩弦先生从成都给我一封信,内附孙次舟先生的一篇文章,题作“屈原是‘文学弄臣’的发疑(兼答屈原崇拜者)”是从成都中央日报的中央副刊剪下的。信上说,在本年成都的“诗人节”纪念会上,孙先生提出了这个问题,立时当地文艺界为之大哗,接着就向他发动围攻,直到最近孙先生才开始公开抵抗,那便是这篇文章的来由。佩弦先生还说到他自己同情孙先生的意思。后来他回到昆明,我们见着便谈起这事,我问他还记不记得十几年前,我和他谈到孙先生类似的意见,他只摇摇头。(十几年是一个太长的时间,我想。)这里让我打一个岔。就在本年暑假中,我接到了某官方出版机关的一封信,约我写一本屈原传一类的小书,我婉词谢绝了,读者此刻可以明白我当时的苦衷了吧!好了,前几天佩弦先生又给我送来孙先生的第二篇文章,在这篇《屈原讨论的最后申辩》的附白中,孙先生转录了李长之兄给他通信里这样一段话:“昔闻一多先生亦有类似之说,一屈原以梅兰芳相比。”本来我看到孙先生第一篇文章时,并没有打算对这问题参加讨论,虽则心里也发生过一点疑问让孙先生这样一个人挨打,道义上是否说得过去呢?如今长之兄既把我的底细揭穿了,而孙先生也那样客气的说道“闻一多先生大作如写成,定胜出拙文远甚”,(这仿佛是硬拖人下水的样子,假如不是我神经过敏的话。)这来,我的处境便更尴尬了,我当时想,如果再守口如瓶,岂不成了临阵脱逃吗?于是我便决定动笔了。 然而我虽同情孙先生,却不打算以同盟军的姿态出马,我是想来冒险作个调人的。老实说,这回的事件并不那样严重,冲突的发生只由于一点误会。孙先生以屈原为弄臣,是完全正确地指出了一椿历史事实,不幸的是他没有将这事实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所代表的意义充分的予以说明,这便是误会之所以发生吧!我以为,事实诚然有些讨厌,然而不先把意义问个水落石出,便一窝蜂的涌上来要捣毁事实,以图泄愤,这是文艺界朋友们太性急点,至于这时不赶紧宣布意义,让意义去保护事实,却只顾在事实的圈子里招架,也不能不说是孙先生的失策。其实事实讨厌,意义不一定讨厌。话说穿了,屈原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不惟不能被剥削,说不定更要稳固,到那时我相信我们的文艺界还要欢迎孙先生所指出的事实,岂只不拒绝它? 三 除一部分尚未达到奴隶社会阶段的原始民族外,全人类的历史便是一部奴隶解放史。在我们的历史上,最下层的离开贵族(奴隶领主)最远的农业奴隶,大概最先被解放。次之是工商业奴隶。在古代自足式的社会里,庶民的衣食器具都不用假手于人,所以在民间工商不成其为独立职业的。只养尊处优的贵族们才需要并且能够养一些工商奴隶,给他们制造精巧的器具,采办珍奇的货物。商处于市井,是在贵族都邑的城圈内的,工处于官府,简直在贵族家里了。这两种奴隶被解放的时期的先后,便依他们所在地离开贵族的远近而定,但比起农人来,可都晚得多了。 但解放得最晚的,还是那贴紧的围绕着主人身边,给主人充厮役,听差遣,供玩弄,和当清客——总而言之在内廷帮闲的奴隶集团。这其间所包括的人物依靠后世的说法,便有最狎昵的姬妾幸臣,最卑贱的宫娥太监,较高等的乐工舞女和各色技艺人才,以及扈从游讌的“文学侍从之臣”等等。论出身他们有的本是贵族,或以本族人而获罪,降为皂隶,或以异族人而丧师亡国,被俘虏为奴,或以出国为“质”,不能返国,而沦为臣妾,此外自然也有奴隶的子孙世袭为奴隶的。若就男性的讲,因为本是贵族子弟,所以以往眉清目秀,举止娴雅,而知识水准也相当高。从此我们可以明白,像这样的家内奴隶(包括孙先生所谓“文学弄臣”在内)身份虽低,本质却不坏,职事虽为公卿大夫们所不齿,才智却不必在他们之下。他们确乎是时代的牺牲者,当别的奴隶阶层(农,工,商)早已经获得解放,他们这些狐狸,兔子,鹦鹉,山鸡和金鱼却还在金丝笼和玻璃岗里度着无愁的岁月,一来是主人需要他们的姿色和聪明,舍不下他们,二来是他们也需要主人的饲养和鉴赏,不愿也不能舍弃主人。他们不幸和主人太贴近了,主人的恩泽淹灭了他们的记忆,他们失去自由太久了,便也失去了对自由的欲望。他们是被时代牺牲了。然而也是被时代玉成了。玲珑细致的职业,加以悠闲的岁月,深厚的传统,给他们的天才以最理想的发育机会,于是奴隶制度的粪土中,便培养出文学艺术的花朵来了。没有弄臣的屈原,那有文学家的屈原?历史原是在这样的迂回过程中发展着,文化也是在这样的迂回中成长的。 四 更重要的是奴隶制度不仅产生了文学艺术,还产生了“人”。本来上帝没有创造过主人和奴隶,他只创造了“人”在血液中屈原和怀王尤其没有两样(他们同姓),只是人为的制度,把他们安排成那可耻的关系。可是这里“人定”并没有“胜天”,反倒是人的罪孽助成了天的意志。被谗,失宠和流落,诱导了屈原的反抗性,在出走和自省中我们看见了奴隶的脆弱,也看见了“人“的尊严。先天的屈原不是一个奴隶,后天的屈原也不完全是一个奴隶。他之不能完全不是一个奴隶,我们应该同情,(那是时代束缚了他)他之能不完全是一个奴隶,我们尤其应该钦佩,(那是他在挣脱时代的束缚)要了解屈原的人格,最好比较比较《离骚》和《九辩》。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 不量凿而正柄兮,固前修以菹醢。 《九辩》里何会发过这样的脾气!尤其是那两篇的结尾—— 一边是: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Knowledge | 1 Comment

怎样追上乌龟

这本来是我大学时某个疯狂英语讲座上听到的故事,大意是说西方人是多么的会辩论,或者说是诡辩。故事大意如下: 你和乌龟赛跑,你在后面追它,你将永远追不上乌龟。为什么呢,因为你要追上乌龟,首先需要到达乌龟起始的那个点,比如叫它点A,等你到达点A的时候,乌龟当然同时也在跑,于是它跑到了点B;之后你需要到达点B,而同时乌龟却跑到了点C;而等你到达点C时,乌龟又到了点D…于是得出的结论是乌龟总在你前面的一个点,所以你永远也追不上乌龟。 当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但上面这个解释听上去似乎又很有道理。不经意还真以为是诡辩。当然你可以用物理学的相对运动概念解释你可以追上乌龟,但却无法说明上面的那个解释究竟有什么问题。今天在网上偶然看到原来这故事源于所谓的“芝诺悖论”(Zeno’s paradoxes),是古希腊数学家Zeno提出的一个悖论,而且看wiki的介绍还是很重要经过无数讨论过并提出很多solutions的一个问题。这个悖论是说:"In a race, the quickest runner can never overtake the slowest, since the pursuer must first reach the point whence the pursued started, so that the slower must always hold a lead.” 意思与上面差不多,只不过具体例子变成了阿喀琉斯(Achilles,希腊英雄)在100码后面追乌龟。 wiki上说这个问题可以用微积分来解释。可惜介绍的不是太详细,我也没心情看那些公式。只知道这是个有关无限的问题。突然想到前两天看的一个等式: 0.999…=1 (9无限循环),也许这个问题可以用这个等式解释:因为追乌龟的人速度快于乌龟(像是废话),所以这个人每到达乌龟所在的前一个点和乌龟的距离是越来越短的,即假设原点是O,那么OA>AB>BC>CD…;因此从一个点跑到下一个点所花时间也是越来越少的。那么假设这个人从O跑到A所花的时间是0.9秒,A到B的时间是0.09秒,B到C的时间是0.009秒… 因此可以算出这个人追上乌龟所花的时间是:0.9+0.09+0.009+…=0.999…=1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Knowledge | 3 Comments

婚姻经济学问答 (转贴)

全文如下:============ 第一季 问:人为什么要结婚?答: 1+1>2 。一是指 1 + 1 之后多出一个小孩,达到了婚姻的生育目的。二是指协同效应,原意是两家公司合并之后,如果重组得当,能够使资源得到更合理的配置,从而产生更大的效益。两个人结婚之后,也可以产生协同效应。比如以前是两个人各自承担住房成本,结婚后住房成本可以减半。另外,结婚还可以减少一方在追求另外一方时发生的高额费用,比如鲜花、衣物等等。如笑话所说,鱼儿上钩之后,自然就不用再喂鱼饵了。当然,即使结婚后还会发生鱼饵费用,也属于内部关联交易了。 问:人为什么要离婚?答: 1+1 ≤ 2 。一是没能达到婚姻的生育目的,二是没有达到协同效应,导致资产重组失败。还有可能是内部关联交易过多。 如果离婚时间较早,大抵属于信息披露不充分,因为婚前没有做好尽职调查,你以为自己买了一只蓝筹股,结果成为股东之后,发现其实是一只垃圾股,所以,一些投资高手就会在被套牢之前赶紧平仓。如果离婚时间比较晚,大概是一方沦为了不良资产,当初看上去或许是很般配的一对,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一方成了大牛股,一方成了垃圾股,所以,最终难免被作为不良资产被剥离出去,如同陈世美抛弃秦香莲,现代社会没有了包公的狗头铡,婚姻市场的资产重组频率肯定加快了。 问:男人为什么喜新厌旧?答:经济学上有个著名的戈森法则可以解释――同一享乐不断重复,其带来的满足感会不断递减;同一享乐不断重复,第一次和第二次所获得的满足感最大。 问:女人要不要回家做全职太太?答:看你做全职太太的机会成本(也就是你做 OL 时的收入)是不是很高,权衡一下成本和收益。女人如果没有经济来源,很有可能沦为不良资产,最终被优良资产置换,在婚姻市场,只有"良币驱逐劣币"。同时要明确一点,女人的家务劳动应该视为家庭收入,因为同样的家务,如果请家政工来做的话,是要算做支出的。 问:如果我现在独身,万一我老了想结婚怎么办?答:你已经错过了上市的最佳时机,成为夕阳产业之后,怕是不太好圈钱了。又或者如钱钟书先生所说,老房子着火 …… 第二季 问:我面前有两个男人,一个有钱但是很丑,一个很帅但是没钱,我应该如何选择?答:每个人的消费者偏好都是不同的,看你自己的偏好在金钱和美色之间如何移动了。从理论上来说,要达到消费者效用最大化,最佳选择是白天和有钱人逛街,晚上和帅哥睡觉。 问:感情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答:所谓受伤,应该就是投入太多,收获太少,也就是产生了亏损。一个企业亏损,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没有竞争力,如果绝对优势不足的话,发掘一下自己的比较优势。比如说,中国企业往欧美国家卖纺织品,自然是手到擒来,如果非要往欧美卖汽车,肯定要受伤了。 如果一个人如果能够不计亏损的话,应该就不会受伤了。当然,要达到这样的境界实在困难,只有我们的某些国有企业可以做到。至于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窃以为受伤不分男女。 问:做二奶好不好?答:借壳上市看似一条快速的途径,最终很多都以失败收场,为什么不自己直接 IPO上市呢?去不了纳斯达克,就在国内上 A 股啊,虽然 A 股市场比较烂一点。 问:为什么不能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答:一夫一妻制已经形成了帕累托最优,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会打破市场的均衡。有些又帅又有钱的王老五可能会形成市场垄断,从而像电信、铁路一样,成天被人骂娘。轻则引起内分泌失调,重则引起和谐社会失调。 第三季 问:为何美女总是配丑男?答:鲜花插在一坨牛粪上,经济学上叫做逆向选择。这是一门大学问,曾经有人靠这个理论拿了一个诺贝尔奖。经济学家阿克洛夫发现,在二手车市场,买车的人不了解车的真实状况,所以对于每一辆车只愿意出平均价,而有些车主的车比较好,明显高于平均水平,就不愿意在这个市场交易,所以就慢慢退出了市场,如此循环,二手车市场上的车就会越来越差,最后买家只能买到更差的车。 阿克洛夫研究的是信息不对称情况下的次品市场,因此拿到了 2001 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个理论也可以用来分析鲜花为何插在牛粪上。当然,从资源互补的角度看,鲜花牛粪也未尝不是一种好的组合,因为这样可以使得鲜花更鲜,牛粪更粪。以上考虑的是市场经济下的自由选择,还有一些鲜花牛粪的组合属于行政力量干涉所致,比如潘金莲委身武大郎,现代社会的"花粪配"大概也有一些属于非市场行为。 问:为什么有些夫妻明明没有感情了,却还能继续维持婚姻,而不是选择离婚?答:这是典型的路径依赖。简单说就是你在一条路上走了太久,即使发现这条路走起来不舒服,也不愿意退出来重新选一条路。走的越远,退出来的成本越高,惰性越强,最后也就演变成了得过且过。路径依赖告诉我们,选择一条正确的道路是多么重要,套用股市里警示投资者的一句话――围城有风险,进城需谨慎。 问:为什么夫妻的互相猜疑能导致婚姻破灭?答:博弈论中的囚徒困境告诉我们,如果你以为对方会做出不利于自己的选择,于是你的选择也以自身利益最大化为出发点,这样,最终的结果一定是两败俱伤。友情提示:对于围城里的路径依赖症患者,活学活用博弈论,是一条破解之道。 问:怎么理解丁克家庭?答:有个叫做彼得?鲍尔的经济学家说,如果以平均财产作为衡量家庭幸福的标准,农场里一头小动物的出生就是福音,一个小孩的降临则意味着灾祸。据说现在最时尚的丁克家庭就是对小动物的兴趣明显超过小孩,虽然不是以平均财产为出发点,不过和彼得?鲍尔倒是殊途同归。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Knowledge | 8 Comments

向雷锋同志学习

今天网上看文章,发现雷锋真是人才。 说雷锋这个时尚青年,提到他花掉44元买皮夹克,而当时他的工资还不到30块。就好像今天一个人月挣3000元却突然花4000多买件衣服,果然是很有魄力。想到那个电影说雷锋的袜子是有补丁的,却没听说雷锋的衣服有什么补丁,看来所谓花钱也是有讲究的,袜子么,穿在里面补丁又没人看见,衣服却是在外面颇为显眼的。这也是我以前跟我朋友讲要注意形象的证据,袜子破了不要紧,衣服破了就不好了;好的形象才会带来好的运气。所以下次买昂贵名牌的时候,让我们高呼:向雷锋同志学习!… 更为可贵的是,对于职业,雷锋做到了发展第一工资第二的战略思想,虽然每次换工作开始挣的不如以前多,但却是最有发展前途的,并不拘泥于眼前的既得利益(有的时候根本是蝇头小利),这是雷锋成功的重要因素,也是我们当代人应当学习的。 Reference: 雷锋——一个时尚士兵的成长经历 后记:本文的中心目的是要从新的角度认识雷锋。因此,重点是雷锋,而不是“组织”,更不是什么“雷锋与组织的关系的故事”。这么简单的文字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一定要和组织联系起来,组织怎样和本文又有什么关系呢?说某某只不过被某某利用,这究竟是在反对雷锋还是在反对组织?似乎有人对组织的利用不以为然,诚如所愿本文和reference也丝毫没有这方面的一点影子。是的,雷锋在不同时代被赋予了不同意义,这是因为雷锋是个完整的人,本文和reference的目的也就是要向大家展示这完整的一面,只是想说雷锋作为一个普通人给与我们的启示;有人又觉得普通人没什么好学的了,所谓三人行么…更何况他毕竟是成功人士。你觉得他成功是被“利用”,那么那些什么选秀活动又是不是娱乐公司“利用”歌手?你去上班算不算公司利用你?还有全国那么多人怎么不利用别人,更不要以为这只是运气好,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把握机会,力争上游,如reference里提到的,一个“职业规划大师”,这才是核心的意义。  ——28/8/2007

Rate this:

Posted in Knowledge | 1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