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感悟

When nonsense becomes common sense

Two interesting things I have known recently: first a sport news on the headline today; Rory McIlroy Signs Nike Deal ‘Worth £156m’ With two major golfing wins the Northern Ireland star is hot property – but his new wealth won’t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Subjects, 感悟 | Leave a comment

转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小崔的那番讲话。我的评论是: 小崔讲的很好,什么叫建设性意见,老百姓抱怨堵车,这就是建设性的意见,难道你还让老百姓去给你具体画图,设计路口,怎么摆红绿灯,给你计算桥梁结构?老百姓是干这个的么?老百姓花钱养的政策制定者和城建来是干嘛的?老百姓抱怨甚至骂你,这就是建设性的意见。 文章出自:历史烂泥滩的赌注。原文: 1 在这个神奇的国家每有重大安全事故或灾难发生,在公共舆论一片质疑、问责、批评声中,总少不了一些呼吁宽容的声音。汶川如此,温州亦然。即使身为被世界媒体称为对政府容忍度最高最宽容的中国国民的一员,我也时常被他们傻逼兮兮的仁厚所感动。 宽容界通常有四个流派:一是祖国母亲派:“祖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人均资源这么少,出些问题有些不好的现象是正常的,我们在逐渐进步,要对政府有耐心给政府时间啊”;二是实干派:“你们这些人只会在网上打嘴炮,为中国的进步做过什么?你们骂的人不上网,有本事当面骂去啊”;三是余秋雨派:“事情已经发生了,死了这么多了,大家都很心痛,但讽刺批评有什么用?骂有什么用?这时候对政府说风凉话有什么用?含泪劝告大家,灾后重建,安抚人心要紧。”;四是有本事你干派:“中国这么大问题这么多,很难管理,出些事故很正常。有本事你去管理啊,有本事你去铁道部调度火车不让它出事啊,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四个流派在江湖上威名赫赫,影响甚广。灾难发生后,人们愤怒和悲伤的情绪弥漫,相较之下,宽容界“温和冷静”的声音很容易让不明真相的人们有“眼前一亮”之感。 那么,嘲讽批评和愤怒不满到底是不是建设性意见? 2 记得有个崔永元发飙的视频流传甚广,面对听众的提问,他说(大意):“抱怨就是建设性意见。我抱怨二环路堵,就骂搞城市规划的那些人。我又不懂设计规划,但你没有给我搞好,我交钱养那么多城建专家是干什么吃的!” 普通人有平庸的权利。如果每个人都是学贯中西的大学者,面对新闻事件吐槽出一大堆学术理论,从经济、社会、法律、技术角度侃侃而谈,写出逻辑清晰思考缜密的技术分析报告,呼吁人大成立特别事件调查委员会,那这个世界简直疯狂了。 从古至今,中国民间有着自己一套朴素的议政话语体系,公共空间从茶馆和寻常巷陌到如今的互联网,政治话题从宫廷秘闻皇帝韵事李公公升迁张首辅失势到如今的先帝病重铁路事故电梯逆行红十字会腐败,“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但这一整套表达方式和话语体系,其实质是变化不大的。 在大变革大发展的转型社会,老百姓写不出“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样的话,也无法像《万历十五年》一样条理分析皇帝和官僚系统的博弈、“以道德代替法治”的体制运转逻辑,他们顶多在风尘仆仆谋取营生的间歇,坐在茶馆里擦一把汗,叹一句“我爱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我吗?”更多时候,他们遭受不公和冤屈时反应是简单粗暴的,仅仅是一句简单的“操你X”,或“我丢你老母”。 如果什么都能搞定的话,要政府干嘛? 一幅糟糕的画、一篇逻辑混乱的文章、一部烂片,常听人说,人家画了那么久,写得那么诚恳,拍得那么辛苦,能不能别那么刻薄啊,说几句好听的不行啊。这还算客气的,更多人喜欢使用以下逻辑:不满意你去画啊,你画得成这样吗?有本事你也去出唱片啊,你唱歌就好听?有种你去拍,给你一个亿拍《无极》,你拍得成这样吗? 多熟悉啊。让我们默默倒带回放:这么大的国家,有本事你去治理啊? 没错,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会画画,五音不全,给我十个亿可能也拍不出《无极》的水平,让我去设计北京的环路可能会比现在拥挤一百倍。 可是我以为,一个画家、一个作者、一个导演在拿出自己作品给世人看的时候,就已经默认了欢迎各方点评,无论褒贬。好坏跟付出没有关系,人会好心做坏事,也可能一番辛劳后拿出糟糕的作品。换句话说,在一个受众掏出口袋里的钱买下画展的入场券、一本书、一张电影票的时候,他就天然的拥有了对这个事物表达满意或不满的权利。 我掏了钱,你怎么画那么差?写那么傻?拍那么烂?唱那么难听?什么是建设性意见?这就是建设性意见。你让我提建议给你,指导你怎么画得美,写得棒,拍得好看,唱得好听?我没义务懂这些。要你是干什么吃的?出来混,谁也别装可怜。 哪怕是去银行办理业务,打10086客服,都有评判服务好坏的权利,更何况公共服务? 如果说政府是公共服务的供货商,你通过纳税购买公共服务,如果这个供货商提供了糟糕的产品,消费者最合理最冷静的表现就是一句:操你X。什么是建设性意见?这就是建设性意见。花了冤枉钱嘛。脾气不太好的顾客还可能会嚷嚷着,再也不在这家买公共服务了。当然,在中国这样的国家,你只有一家供货商可以选。所以,骂几句娘,讽刺批评几句,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宽容最温柔的消费者,令人感动。 这个道理是如此清楚,所以我竟不知“宽容论”是如何流行起来的。在最普通的政治学解释里,人们也倾向于默认政府是恶的,是敌人,是随时可能侵犯自身权利的。所以你要时刻盯着它,监督它,骂它,让它浑身难受,不得好死。 “祖国母亲派”喜欢说要对我们的政府有耐心,多宽容,但恰恰相反,在现代社会,国民的底线素质就是对政府苛刻。对人苛刻是性格尖锐,对政府苛刻则是一种美德。 为什么不呢?六十年前,一个君子模样的江湖骗子敲开了你家的门,经过口蜜腹剑花言巧语一番忽悠:每天/月/年交付给他一笔费用,他承诺给你一块土地,给你医疗保障,等你老了给你生活费,邻居寻衅滋事的话帮你打他,受了冤屈帮你伸张正义。你听起来还挺美,就相信了。六十年过去了,你发现这个江湖骗子,口口声声说是自己仆人的家伙,牛逼的不得了,说的话一句都没兑现,而且还时不时的打你,骂你,把你关起来,不让你乱说话,从你的口袋里抢钱,拿着你的钱花天酒地风流潇洒。 你为什么不生气? 或许你不会因言论被删帖跨省,因家有冤屈上访被截访关押;或许你家的高档小区不会被强拆,高物价你消费得起;你养孩子不怕结石,托亲友从国外寄奶 粉;你摆摊不怕城管,内部有人。你只想做一个踏实、安稳过日子的普通人,一个上学工作娶妻生子了此一生的小民。这想法很自然,很好。当别人告诉你那些苦难的新闻,你大喊着,这关我什么事?我只想过日子。可是亲爱的,你并不安全。一个有毒的体制提供的公共服务也是不安全的,你每天乘坐的地铁有可能突然逆行,你常年乘坐的火车、飞机可能以非技术原因出事故。你或许多次坐火车从北京去福州,你发着微博,憧憬着电视台精彩的实习,可是突然就出事了。没有人能监督这个体制不犯错,没有媒体敢为你说话,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为你讨要公正的赔偿,甚至你留给世界的物件被就地掩埋,名字不被人们知道。你为什么不生气?这是你的切身利益,这是你站立的土地。 你为什么不生气? 3 人们嘲讽整天在网路上发言的网民:你们整天打嘴炮,能有什么用?你们骂的那些人,都不上网的。 是啊,能有什么用呢? 一声呼喊、一次表达的确没有什么用,但十万人、一百万人一起关注,就是建设性的表达。姿态也好,造声势也罢,打嘴炮的人是在降低行动者的风险成本,同时提升对方罔顾舆论所向的风险成本。 对方早已肆意妄为到不在乎舆论的地步,但有声音,总比没有强很多。没有人关注毒奶粉,对方就会毫无压力的把呼吁赔偿的结石宝宝家长抓起来;没有人呼吁问责,对方就会若无其事的掩埋残骸顺利通车邀功炫绩。 你必须清楚的告诉对方:NO。它也许没什么直接作用,但这样的表态很重要。我想笑蜀老师的“围观改变中国”也是基于这样的逻辑内核。 4 很多人说,体制内的人都是笨蛋,呆瓜。 毋庸置疑,体制外有非常多优秀的人才,但这并不能直接推导出体制内的都是蠢猪的结论。逻辑不是线性的。事实上,体制这台大机器早已锈迹斑斑,是个低效而愚蠢的大怪物,但莫要小觑了我党吸纳精英的能力。 你可以嘲弄每年醉心于国考的数十万人的价值观和道德,但你不能否认,其中一小部分人放在哪里是极其出色的人才。甚至你不能否认,《日人民报》本身是一纸笑话,但编写这份笑话的一些人是这个国家最出色的传媒人才之一,无论你每天骂多少遍CCAV,这个国家做电视做的最出色、最有经验的一批人才一定是在这个国家电视台里。 你骂他们投机也好,庸俗也罢,但道德跟能力一码是一码。 我无意为体制辩护,只是说,想当然的思维方式是百害无一利的。认为体制内全是蠢蛋,时代的未来、命运的喉咙一定掌握在屁民手里的是视野局限的幼稚天真臆想症;认为体制外全是微不足道的屁民,自己一定高位稳坐垄断利益得享万年的也一定是高傲愚蠢目光短浅的傻逼。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感悟 | Leave a comment

“人生本是一段戏”

  刘家昌 在雨中 我送过你在夜里 我吻过你在春天 我拥有你在冬季 我离开你 有相聚 也有分离人生本是一段戏 有欢笑 也有哭泣不知谁能躲得过去 你说人生艳丽 我没有异议你说人生忧郁 我不言语只有默默的承受这一切承受数不尽的春来冬去 …

Rate this:

Posted in 感悟 | Leave a comment

“粉色”问题

昨天讲道,有人在李敖复旦的演讲提到“粉色”问题,问对女人的看法,除了是喜欢追逐对象还有没有其他的意思,并引证一美国政治家说法是否认为世界如果有女人来掌权世界会更加和平… 关于后一点我也来回答一下,就是战争,和平与女人。首先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其初始假设似乎是女人没掌权,可是我们知道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所以说基本上说男人女人无论谁都掌握了这个世界。所不同的是,或许前者是通过政府,通过议会,通过军队;而后者通过前者,所以殊途同归,基本上是一样的结果。记得有那么一首歌,说是“军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军功章是什么?战争的奖牌嘛。报喜不报忧可不太好吧? 抛开这个假设,另一个问题是这个判断是基于现在女人的品质,比如温柔,感情用事;可为什么认为这样的品质不会随着地位的改变而改变呢?就好像女人作为妻子会跟丈夫撒娇,但到了孩子面前也会撒娇么?人是会变得。你看Gone with the wind(乱世佳人)电影郝思佳的前后变化;或者参考下现实历史人物慈禧也可。李敖有一次在节目中拿出证据谈到(具体时间记不得,大概是到台湾后的事),说宋美龄曾欲跟一个到访的美国政治家私奔,还有言论称美国人真是笨,你有原子弹不用,你随便丢两颗早就赢了。想蒋介石如此“流氓”也想不出如此的点子吧。宋真不愧是民主国家教育出来的“优秀人才”啊。。。

Rate this:

Posted in 感悟 | 3 Comments

叶公好龙

故事说的是,从前一个姓叶的人喜好龙,家里墙上柱子上到处都画着龙。真的龙听说了颇感动就到他家来看他,可没想到叶公却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状况呢?可能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可能是太过沽名钓誉;可能是活在幻想中的赵括——是的赵括喜欢或拿手的是谈论,而不是真的用兵。于是,有的人就会幻想着飘渺的空中阁楼却从不肯踏进一步,这也可能是记性太差。 当然我们总是要努力实现一些目标的,只不过就不知道最终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了。 计划还是很重要的,虽说世事无常。如同某人打魔兽,比赛之前会构想一幅战略战术蓝图,之后就努力贯彻,即使出现困难,也要保持和引诱对方,控制局面和节奏。所谓转型要灵活有针对性,否则真是浪费金钱和时间了。

Rate this:

Posted in 感悟 | 3 Comments

周杰伦的含糊不清

前两天看一个人物访谈,对象是号称中国最大电影投资人,讲的是关于《黄金甲》的幕后故事。 说道本来是没有周杰伦的,这个老板(投资人)一开始也不知周是谁(当然张艺谋也不知道),后来经过几次我们年轻人的教育,认识到周对于电影票房的保证的重大作用了。之前,比较好奇所以他也买过周的一盘专辑,但并没怎么重视,原因是,他听后的感受是:他的歌我怎么都听不清啊。 可是为什么歌要唱得清清楚楚才是好的呢?这是从这件事所引出的一个问题。本来,一件事情,有很多种可能,也有很多的方法处理,可是受到思维定势的或其他方面的影响,让我们一叶遮目。比如音乐吧,把词弄得清楚有什么特别的好处么,注意力放在词上对曲的关注就必然减弱了(所以说周杰伦更多的是作曲家;当然方文山写得也挺好,这个看过就能帮你听清了。)况且由于中文本身的原因,无法向英文那样连成一片,含糊些会有浑然一体的感觉。中文或英文歌还好,如果是日文歌,韩文歌,西班牙文歌……大多数人更没法听懂了,怎么办,难道不听了?还比如说音乐界里我们都知道的 蓝色多瑙河,我们现在听得大多是纯管弦乐版,其实它本是合唱歌曲的,后来施特劳斯才将之改为管弦乐——这下想听清歌词都不行了,因为已经没有了。诗词本身属于文学,乐曲才是真正的音乐,所以这只是侧重点的不同。 文学领域里也是这样。古龙说,谁规定武侠小说要怎样写才好。因为当初古龙也曾学别人的风格,可也没什么突破。 三国演义里,庞统见孙权。孙权问其有何才干,答曰随机应变。 可见,应该根据环境和自身的情况制定适合自己的做事原则与道路,实在没必要过分追逐他人的标准。

Rate this:

Posted in 感悟 | 2 Comments

良药苦口

这个大家都知道。但问题是真正遇到时却往往失去理智。可能是面子上过不去,可能想装纯,也可能害怕面对现实。 这个咱都理解。可作为另一方该怎么做呢?劝之这是鸡蛋里挑骨头有时还影响感情,不劝这井底之蛙还真得意了。如果遇上亲戚朋友熟人同学,该是吹毛求疵呢还是看其自甘堕落? 如果真是良药也罢了,假若只是普通的药咋办?似乎还拿不出手呢。更恐怕连杯 清水 都不好意思呈上了。 所以说态度决定一切。

Rate this:

Posted in 感悟 | 2 Comments

天时不如地利 地利不如人和

有人疑问这个挂了几天的签名。其时起因是,朋友聊天时问我将来去哪儿工作,我说大概是大连吧。为什么呢,“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想明白这个也就能了解我的心情了。 当然,世事无常。如果有什么变故也要去其他地方的。比如,我朋友就跟我说如果能搞定那个什么的话我就可以去上海工作了。嗯,这样天地人就三位一体全部到位了,听上去也不错。

Rate this:

Posted in 感悟 | 8 Comments

可靠性问题

培根说知识可以用来装璜,果然是这样的。 只不过在尽情的装潢的时候总有个可靠性问题。就是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实的呢,这个“知识”有多大的可靠性?比如说最近跟朋友们去游了趟瑞士,有朋友A跟我说香港的人均收入世界最高;后来又有个朋友B来我这儿玩儿,也去过瑞士,大概对这个也感兴趣,跟我提到瑞士的人均收入最高。有趣的是两人都在场,于是问A,A说在某某网站(花边新闻比较多)看到的;B说是在联合国网站查的。 这样看就一目了然了吧。我也大概查了一下,这个世界银行的表也可供参考。所以说知识的来源很重要。其实信息时代的一个特点就是垃圾信息特别多,虽然可能看上去很有意思。以至于我都很刻意回避某些网站,原因之一是上面的东西看上去很美,但就是不知道有多大的可靠性,也许被“忽悠”了还不知道呢。而且网络么,链接跟着链接,要看是看不完的,但看过之后会有什么益处就不得而知了;而且这点还不同于八卦,八卦网站摆明是纯属娱乐的,有些网站做出的则是普及知识的姿态。 所以谈论一个东西时我总喜欢加上“据说”,“可能”,“是么”。。。毕竟,误导下一代可不那么有趣。 有些网站,如著名的维基百科,评价是不错的。上面有篇文章,看来随便搜索出的东西也是值得怀疑的。不过即使如维基,也有人将之与大英百科(Britannica),Encyclopedia Americana等进行比较。当然也不用那么极端,日常使用下维基已经足够准确了。 最后贴上我去瑞士的那个相册,其实就是那个picasa的: Switzerland

Rate this:

Posted in 感悟 | 2 Comments

先上车还是先买票

今天聊天时偶然想起个问题。以火车为例,无论英国还是中国都有上车再买票的。当然中国的火车我倒没什么经验,在英国的话会有因为赶火车而不及买票,或因某种原因票没买到,因此就先上车,然后再买票。 虽然先买票再上车似乎是常规方法,但世易时移,究竟怎样决策还是要根据具体情况而论的。如果有的人觉得没有票就一定不能上车的话,则是个错误的想法,也许就会错过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而有时候,只要上了车,就意味有了希望,至于票,完全可以再作打算了。

Rate this:

Posted in 感悟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