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问题(二)

其实上次说的比较混乱。概括起来就是《庄子》所说:“道之所在,每下愈况”。”“道”就在一些低级的层次中,就看你能不能去发现。鸠摩智落在“枯井底、污泥处”,恰好被段誉的“北溟神功”吸走了全部的内力,一身的武功都被废掉了,结果“祸兮福之所倚”,废掉武功之后,身体反而好了,他从此顿悟了。由于此番经历,他大彻大悟,回到吐蕃,专心研究佛法,成为一代高僧。鸠摩智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历史上真有这样一个高僧,中国佛教史上他也是赫赫有名的,但没有记载说他会武功。金庸利用这个真人写了这样一段故事,会武功,后又废掉了,由此顿悟了人生,成为一代高僧。 还有虚竹,他的人生理想就是做一个好和尚,一心一意做一个标准的好和尚。做好和尚就什么戒都不能破,须严格遵守那些规章制度,可是人生无情,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一戒一戒全给破了:肉也吃了,酒也喝了,女色也近了。他简直要崩溃了,只不过要做个好和尚,可偏偏不让他做,这种痛苦可以想像。结果却发现,破了所有这些戒之后,他仍然是个好和尚,佛学的光辉这时才普照出来:原来是不是好和尚,和破不破戒没有必然联系。不喝酒,不吃肉就是好和尚吗?不见得,虚竹破了所有的戒,还当了西夏驸马,但他仍然是个好和尚,因为好和尚关键是要有一副菩萨心肠,是慈悲的人,而虚竹是最慈悲的人,所以他是最好的和尚。

这在别的作品中也可见一斑,比如像贾宝玉这样乱搞的人居然成佛了。还有一部电影叫《阳光灿烂的日子》似乎在表达一种小流氓似的爱情,好像只有流氓才有爱情;当然还有比较恶心的,比如那个《梦里花落知多少》,明明就是抄袭庄羽的作品(虽然也一般,但我谅他自己也写不出来)。当然不管好的作品还是恶心的作品都至少反映了这种现象,即前文所述的“道之所在,每下愈况”。

我想这也就是问什么大部分人比较平庸,因为一般人不是在“每上愈况”中迷失,就是在“每下愈况”中堕落。当然要想摆脱这个还是要每下愈况,但能不能得道要看这个人的意志力了。至于说我么,我自已也不太清楚,可能既不上又不下,也算是个“可塑之材”吧!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